自由之笼

作者:海森堡的门徒

皇子与游侠 皇子长庚向往古时任侠的放/浪形骸,但皇宫朱墙高筑,自由于他是一场无法企及的梦境,直到他遇见一个真正的游侠。 第一卷·庄子歌 “车生者,家不中资而耽饮,夜非浮三白不能寝也,以故床头樽常不空,”任肆杯喃喃道,“若遇此人,或可成为...

大雪满弓刀

作者:酒痕

文案 竹马携手,什么都有。 听说盛京城里的著名断袖把勇毅候府的独苗拐跑啦! 盛京城里著名断袖卫思宁,打小就惦记勇毅侯府的小侯爷。为他出柜为他挡桃花为他废婚约。 而小侯爷心里只有工作。 边关异动,小侯爷领兵出征。卫思宁继续为他操碎...

怀了情敌儿子的娃后带球跑

作者:萧澜

文案: 情敌的儿子厌恶痛恨他,因为觉得他是勾引过他爹的男狐狸精。情敌的儿子又深深爱上他了,可是爱上的,却是易容换了身份的他。面对林知炽热纯粹的感情,姜初亭很是后悔,当初就不该隐瞒真实身份留在他身边。然而自己亦动了情念,无法脱身,万般无奈下只...

我成了四个巨佬的心头痣

作者:二月三日

文案 听说仙山上有位清风霁月的公子。 南州冠冕,得之便可得天下,可遇而不可得 为得此人,大圭四位稀世之才不惜针锋相对。 公子下山入朝,这四人才停止了争斗。 一日早朝公子遇上四人,仪态霞姿月韵问安道; “太子殿下、五王爷、将军、...

女尊之恃宠而娇

作者:道玄

文案; 她是由莽荒之地走来,手持兵戈,战定中原的天下共主,也是杀伐果断、人人畏惧的暴君。 有多少人为了躲避入宫想尽办法,就有多少人愿意卖子求荣,将亲生骨肉送进这位手握天下权的女帝掌中。 见到她的人,涕泪交加者有之、冷汗津津者有之,那些...

西洲曲

作者:星月芳华

文案: 他本是前朝太子,无忧无虑的年岁,过着无数人羡慕的生活。可命运之手所裹挟的长鞭却狠狠的抽在他的脊梁上。 一朝国破家亡,他只能如同生活在绝壁上的腾蔓般在夹缝中求生。 缘分就像春风里的花。 花开是他,花不开也是他。 风月无情,...

臣万死陛下万受

作者:俞夙汐

文案 风流倜傥、惊才风逸的蜀王世子南宫霁在大梁天子大寿当日好好出了回风头!但是......你说什么,我被留下为质了?!!就因为我风采太显!!天道不公啊!罢了罢了,既来之则安之!就在这纸醉金迷、繁华天下第一的汴梁城,诱拐个天子来一场惊世之恋吧! ...

奸臣有个白月光

作者:匪君

文案前世,顾淮笙不走寻常路,曲线救国助烎(yin)王赵越乱政谋权,最后把自己作了个人头落地。 临死前,赵越承诺:“来生换我来护你,做个闲人,一世安好!” 顾淮笙听进去了,决定打死不喝孟婆汤。 谁承想,顾淮笙重生了,并且记得一切,而赵越,依旧...

明月夜

作者:葛生zhong

文案 一位翩翩公子嫁了位不解风情的夫君,却将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可好景不长,一场生离续以“死别”。 若问柳暗如何花明?大概是因为,此情可忆更可待,莫道当时已惘然吧。 所以看似破镜重圆,其实是,好镜长磨。 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...

我在汉朝养老

作者:元月月半

文案 谢琅被迫穿越到汉朝,就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危机。家中无粮,房子快塌,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娃儿。 谢琅撸起袖子加油干,有了粮,建了房,皇帝来了,大将军来了,老虎来了,猴哥来了,熊猫也来了...... 谢琅仰天长叹,他只想在汉朝养老而已。 看文...

今朝江湖

作者:抽了不傻

文案: 二十年前。天残剑出,江湖掀起一阵腥风血雨。 后来,众人齐心。终是杀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、天残剑的主人元奉。 众人皆以为其中的恩怨纠葛早随了元奉之死而烟消云散。 殊不知......兜兜转转,一切仿佛重回到了一开始,谁知这其中牵扯的,不...

代嫁夫郎有空间

作者:清麓

文案: 半月前,游景殊还是宰相嫡子,名满皇都的状元郎,春风得意。 怎料圣心难测,一夜间大厦倾塌,举家被遣回原籍,屋漏偏逢连夜雨,游景殊为救小妹于火海,被房梁压断了双腿。 幸好未婚妻一家信守婚约,新婚之夜,游景殊掀开红盖头,眼前之人竟是...

大宋第一衙内

作者:素衣渡江

文案 “我姓高,是个衙内,这么说,大家可能还是很模糊,那就直白的讲吧,咳,我爹是高俅,没错,就是水浒传里那个大反派高俅,我是他的儿子高衙内。” 高铭悲催的穿越到了草莽世界水浒传,不幸成为了高衙内,真是好汉横行,仇人林立。 可他没有办法...

千言

作者:鸣熙

文案: 百里冥彦遇到千羽寒的时候,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叛逆小孩儿; 千羽寒遇到百里冥彦的时候,却是个十三四岁的‘别人家的小孩儿’ 本来挺好一对少年郎,可惜老爸不省事,生生搞成了仇家敌对。 长大之后,百里冥彦逮住千羽寒道:“你跑什么?” ...

揽你自照

作者:五两银子

文案: 二十几年来从未见过长得比自己更惊艳的人,世子李昀自诩拥有一张全天下最好看的脸,同时也揽镜自照、窥镜自怜了许多年。 直到有一天京城中突然来了一个自称跟世子一样仪态不凡的人,李昀怒了,他倒也是很想见见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。 白色幂篱...

政理大人要休夫

作者:续鹜短鹤

文案 李溶溶打鱼为生,几年来独居,小日子过得安安稳稳。某日,天朗气清,海边漂来条船,里面昏睡着个男人,怪眉清目秀的。 他把人拉回去,养着养成了自家相公。 沈明煜一朝坠海,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他不忘爹娘盼望,刻苦奋进,抛夫弃子,杀回...

青城山下赵教主

作者:清山乔木

文案 大殷版图边缘有座青城山,山上有个亦正亦邪的青城教。 教主赵玹自认脑袋好使,武功挺高,却一步步落了某人的套。 当前朝国师陵再现,江湖风起云涌,各路人马竞相争夺,赵玹放眼整个江湖,也就眼前这位演得一手好戏又卑鄙无耻的林朝余顺眼些。 ...

大唐崛起[系统]

作者:李松儒

文案 唐历221年,是后世人眼中极为特殊的一年。 这一年,晋阳李氏家族嫡子,做了16年傻子的李流光突然清醒。 随身携带的星盟交易系统,科技引领一切的态度 李流光的出现,让这个世界以一种策马狂奔的姿态走向了不可知的未来 这是一个东方玄学...

天骄

作者:白芥子

文案 为助兄长图得大业,祝雁停施计送走萧莨的未婚妻,取而代之,骗婚生子,又抛夫弃子。 到头来大梦一场空,幡然悔悟时,忠犬早已黑化成狂犬,连所图大业,都成了对方的囊中之物。 *渣受追夫火葬场,古耽生子文 架空 破镜重圆 HE 生子 《天...

被暗恋对象俘虏之后

作者:背着七彩壳的蜗牛

文案: 萧宇琛捕获了一只战神。 战神油盐不进,浑身是宝还被人觊觎,唯一的突破点是喜欢男人。 萧宇琛阴恻恻的笑了:那可真巧了。 我就是个男的。 陆暮心里有个人,装了很久。 成为萧宇琛俘虏后想像中的第一次见面该是腥风血雨。 他...

超级秀色系统

作者:再见炎帝

【另类】看了好多秀色文章,我也想要写一写,于是构思了这一文章,本人是理科生,文笔不太好, 一些宰杀和性爱情节可能会借鉴其他文笔,当然不是全部复制过来。

我和儿媳的虐恋情事(药控儿媳之改造调教)

作者:art_dino

儿媳妇经曆了这壹次鞭打放尿以后是吓怕了,公公是自己求着来帮忙的,也怪不得公公,但是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想再 经曆壹次了,所以儿媳妇自放尿以后,就猫在卧室没有出来,水肯定是不喝的。但是婆婆要尿尿还是要帮忙的,这帮忙 的过程最少要经曆壹次极限喷潮,尿自然...

我的绿母之路

作者:挪威意林

绿母这个词语是我近几年接触到的,在接触之前我一直无法表达我的心情,心理研究表明,只有发生过特定的事情,才会出现绿母情节,那我就来讲一下我的绿母之路。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,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#gmail.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!

拯救人妻

作者:tttjjj_200

初夏的一天傍晚,在江城河西区一座装饰低调的别墅内的草坪上聚集着许多俊男靓女,不时有侍者穿行其中,送上口味绝佳的香槟,而别墅外则停着一溜豪华跑车,彰显着这座别墅主人的尊贵身份。 而在草坪尽头的小花园中,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子正靠在一架秋千旁静静...

绿情仙路

作者:longlvtian

【仙侠】苍云山巅,窄小的羊肠小道尽头有一颗古树,茂密的枝叶挡不住了斜来的夕阳。这高耸的苍云山已经位于云海之上,一眼望去,除却身后苍云山顶古朴的苍云阁,满是茫茫白云。 一名青年坐在整洁的草地上,背靠着身后的古树,期盼且带着一丝哀愁的目光看着天的远...

独宠娇夫

作者:无边客

文案 灵河村来了位城里的娇贵小公子。 小少爷肌肤白得哟,身形细得哟,嘴巴红得哟,偏偏脾气不大好,娇气,缺治。 村里有位‘煞阎王’,传闻煞气过重别人不敢近身,却乐于助人行善积德,煞气,专治脾气不好的人。 赵肃第一眼见到叶瑞宁,就觉得这...

美少女谁来晚餐(年末贺岁短篇)

作者:齐人

第一人称唯一男主视角、后宫、露出、澹色、无性转描写···不喜勿看

淫欲之主

作者:manger

【催眠控制】又是那么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午后,炎炎夏日将我封印在了空调房里,拉上窗帘盘腿坐在电脑椅上,一边啃着冰西瓜一边在4399上寻找自己心仪的小游戏。“ 诶我觉得这个有点意思。”眼神里闪入一个叫作淫欲之主的游戏,如此清新脱俗的名字在4399里简直就是凤...

武动乾坤同人 银魔荡世青檀篇

作者:不详

噗! 伴随着一声轻响,巨人也是猛然将肉棒抽出,让得肉穴空虚的青檀轻哼一声,但还没让她皱眉,巨人也是再度将肉棒比抽出还快的速度插入进小穴之中,龟头悍然冲撞在子宫口上。 “啊...好舒服...再使劲...干死我了...好爽啊...干死青檀吧...” 子宫口被撞击产生的...

我的绿帽人生

作者:saocdmeinv

我叫吴洋,被人家起了个外号叫做无阳具。因为我的小鸡鸡确实小,而且还 性无能早泄严重。现在虽然已经30多岁了,但鸡鸡仍然还很小,软的时候都不 到一厘米长,勃起了也只有五厘米大小,还不如小孩子的小鸡鸡大。从小到大只 插过一个女人的逼,那就是我现在的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