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耽美小说网 » 现代耽美 » 逆来顺受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40节

第40节

逆来顺受 / 两座山
逆来顺受 | 逆来顺受txt下载 | 逆来顺受手机阅读

    只是想让梁冀舒服点……

    梁冀将荣茸转个身紧紧抱在怀里,将人安抚了好一阵后,才听到荣茸带着哽咽,又似带着委屈的声音说出了一个“疼”字。

    梁冀一一吻去荣茸脸颊上的泪,心里酸疼的厉害: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荣茸胡乱摇着头用胳膊缠紧了梁冀的脖颈。

    梁冀便用手掌一下一下地抚着荣茸后背,事实上直到现在他也想不通当年他是怎么能下去的狠手,说他年轻气盛,尚控制不好脾气在已经造成的伤害面前未免太过苍白无力,其实说到底就是他当年没有把荣茸当回事,觉得他不过是个小玩意儿,才会对他私自出逃出离愤怒,甚至进一步打骂荣茸,造成了无可挽回的伤害。

    等第二日梁冀恢复理智,看到躺在自己身边奄奄一息的荣茸,梁冀才觉得当晚自己所作所为有多离谱。然事实既成,岂是三言两语就能翻篇盖过,梁冀心中心疼又愧责,便只能在日后愈发对荣茸好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那晚起,梁冀知道了养在自己身边的这小东西,他伤了,自己会心疼,哭了不开心他也会心疼,左不过是荣茸对他已不再是单纯的一个小玩意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小孩儿心思软,又久经颠肺流离,别人对他好一点他可能就会感激涕零,梁冀就是卑劣的利用小孩儿这点心性,大张旗鼓,又无孔不入的处处对他关爱备至,又嘘寒问暖,而小孩儿也确实如他所想那般,渐渐的不再那么怕他,甚至会偶尔对他依赖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荣茸身上那条疤是怎么都消不下去了,它变成了陈年旧伤静静的蛰伏在荣茸身上,提醒着梁冀当晚的恶行,并督促着梁冀要对荣茸再好一点,再好一点。

    而在经年累月的相处中,梁冀发现荣茸真犹如一只还尚在襁褓中的幼鸟般,单纯,可怜,胆小又柔弱,梁冀对他好一点,他便是像认主了一样,对以往的事就再也绝口不提,梁冀不止一次想,小孩儿这么柔弱,又毫无倚仗,没有了他可怎么活下去呢?

    怕是会被外面的世界分食的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就日日如同老父亲般对荣茸c,ao碎了心。

    并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对小孩儿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。直到两年前,梁冀才算是清晰而又明确的认定了荣茸就是他一辈子都要护着,宠着,爱着的人。

    更不能受丝毫委屈的人。

    要把他放在心尖上小心捂着的人。

    第三十五章

    荣茸静静地伏在梁冀肩颈垂泪,薄薄的眼皮泛着s-hi润的红,小巧的鼻尖可怜兮兮的在空气中瑟缩着,他就是哭起来也是一副乖顺隐忍极了的样子,只有实在忍不住了才会从喉咙里溢出几声短促的哽咽,像是委屈惨了。

    梁冀感受着脖颈间连绵不断的s-hi意,心口像是在滚水里滚过一圈,又烫又疼,他单手摸上荣茸的脸,拇指摩挲着荣茸殷红的眼角,哑声道:“再哭一会儿就停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抱抱我……”荣茸呜咽着,亲昵的用侧脸蹭着梁冀温热的掌心,带着浓浓的哭腔道:“抱抱我……梁冀,你抱抱我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被梁冀诱着说出一个“疼”字后,这便是荣茸说的第二句话了,他连埋怨也不会,很伤心了,也只是想从梁冀那里讨要一个抱抱。

    说梁冀,你抱抱我就好了。

    似委屈又似撒娇的向梁冀央求着。

    又可怜,又傻的不行。

    梁冀喉结动了动,说:“只要一个抱抱吗?”

    荣茸眼含着厚重的泪水点头。

    梁冀便将荣茸抱紧了些,又情不自禁地吻在荣茸的唇角上,荣茸瑟缩了下,而后跌跌撞撞的主动向梁冀索起了吻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缠在一起深吻起来。

    在情况失控之前,梁冀捏着荣茸的后颈拉开,笑道:“再下去我们两个都别想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荣茸有些情动的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他两条细细的腿紧紧绞在一起,身下s-hi的不行,那根小巧的器物也颤颤巍巍的要抬起头,泥泞的股间有他自己的 y- in 液,也有刚才梁冀液,整个人都又s-hi又软的了,看上去又欲又纯。

    梁冀强迫自己转开视线,他兀自喘息着忍耐了会儿后,抱着荣茸靠坐到床头上,低声调笑道:“你怎么这么多水儿,嗯?床单都被你弄s-hi了。”

    荣茸小声辩驳道:“也有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梁冀说:“我的没你多。”

    荣茸羞耻的不想承认:“我、我没有……梁冀……不要说这些了……”

    梁冀知他脸皮薄,逗弄了两句后便放过了荣茸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自冷静了差不多后,才去的浴室。

    怕又擦枪走火,梁冀等荣茸洗完了出来,才进去的。

    等再出来的时候,荣茸已经陷在新换好的床被间睡着了。

    梁冀弯腰轻轻吻了下荣茸的额头,眼里尽是缱绻的柔情:“晚安,宝贝。”

    一夜下来,荣茸感觉自己做了好几个乱七八糟的梦,可醒过来却一个都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来。

    荣茸躺在床上醒了醒神,伸出胳膊要去拿手机的时候,看见自己中指上多了一个银色的素圈。

    荣茸缓慢地眨了眨眼,盯着那个戒指发起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梁冀端着一杯蜂蜜水走进来。

    荣茸看过去,喃喃地唤了声梁冀的名字。

    梁冀踱着步子走到荣茸床侧,将蜂蜜水放到矮柜上,揉了揉荣茸脑袋说:“以后就戴着了,别摘下来知道么。”

    荣茸没有一点准备,怔怔的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都给我怀了,难道你让他以后没有爸爸?”梁冀坐到荣茸身侧,看着荣茸问。